你的位置:万向 > 关于万向 > 潮汕富豪的背后:“倒插门”女婿上位,飞上枝头变
潮汕富豪的背后:“倒插门”女婿上位,飞上枝头变
发布日期:2024-06-08 03:56    点击次数:202

1

2008年,央视广告经常播放一首由李冰冰、任泉主演,谭晶演唱的MTV《康美之恋》。

这首主题为“意济苍生苦与痛,情牵天下喜与乐”的MTV其实是一则中药品牌广告。

歌曲内容是讲述康美药业的创始人马兴田和妻子许冬瑾如何相互爱恋,如何共同创业的感人故事。

彼时,康美药业已是上市公司,市值已经达数百亿,是国内药业赫赫有名的龙头企业。

更令人羡慕的是,2001年,创业仅4年的康美药业顺利上市时,马兴田才32岁,而且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

可也有很多人对此不屑,在他们眼里,马兴田只是一个靠老丈人发家的“赘婿”而已。

没错,马兴田确实是一个俗称“倒插门”的上门女婿。

故事还得从他的妻子许冬瑾的父亲许德仕说起。

许德仕通过将中药倒卖给华侨,再从相关渠道获取华侨提供的货物进行销售,从中赚了不少钱。

因为懂中医,也有自己的专门渠道,许德仕的中药生意几乎稳赚不赔。

随着手里的资金越来越多,许德仕在改革开放后,陆续又开办了绣花厂、海绵加工厂和珍珠加工厂,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最高峰时期,许家的珍珠加工厂先后开了45家,业务遍布全国。

许德仕曾自豪地说:“我家那时的供货量占全国第一,比国有企业做得还大。”

当时,许德仕早已不差钱,唯一犯愁的就是自己宝贝女儿许冬瑾。

2

1969年出生的许冬瑾是老许家的二姑娘,也是许德仕的掌上明珠。

许冬瑾是个勤恳也很聪明的姑娘,懂事开始就帮着父亲打理生意。

因为家里条件不错,虽然身边追求她的男生不少,可心高气傲的许冬瑾始终没有看上眼的。

直到1992年,一位身材高大的小伙闯入了许家。

没错,小伙便是马兴田。

与许冬瑾同龄的马兴田出生于普宁下面一个潮汕小村庄——碗仔村。

从小到大,马兴田虽然身材高大,却性格憨厚,一直是人们印象中的“傻大个”模样。

可惜,他不仅模样傻呵呵,成绩也很拉胯,考试总是一塌糊涂。

于是,初中都没读完的马兴田便离开家,与大多数人一样,踏上打工的路。

在外面闯荡多年,马兴田因为没有文凭,也不懂技术,始终干的都是苦力活。

直到1992年,马兴田经人介绍来到许家下面的一家参药厂当工人。

许家多年经营药材生意,靠着独家的人参炮制技艺,拿到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者的称号。

许冬瑾本人也被称为“人参炮制技艺”第十一代传承人。

负责这家药厂的是许冬瑾,她很快便注意到了人高马大的马兴田。

虽然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可许冬瑾并没啥架子,很愿意将从小耳濡目染的药材知识教给马兴田。

因为许冬瑾,原本对中药材一无所知的马兴田才逐渐有了概念。

不过,那时的马兴田更关注的还是许冬瑾。

毕竟,这个相貌平平的姑娘身后是财大气粗的许家,也是自己人生翻篇的巨大机遇。

于是,马兴田不仅干活更加卖力,还主动自学了不少中药知识,借此与许冬瑾攀谈。

一来二去,本就对马兴田有好感的许冬瑾,很自然就好上了。

对于马兴田来说,争取到许冬瑾的芳心还不够,还得“拿”下她身后的许德仕。

在许冬瑾牵线下,马兴田终于踏进了许家的大门。

马兴田也很有眼色,不仅将许家上上下下服侍得舒舒服服,在准老丈人面前也表现得尤为勤恳。

许德仕卧床多年,他像儿子那样主动帮老爷子擦拭、翻身,照顾得无微不至。

虽说躺在床上,可依然能打拼下万贯家财的许德仕也绝非一般人。

他自然知晓马兴田的心思,但经过长期观察后,觉得小伙子虽说没有啥背景,也没啥文化,却恰恰是许家可以拿捏的地方。

何况,他看出女儿对马兴田情有独钟,自己也一直放心不下她的婚事,招这样一个上门女婿,倒也不错。

于是,在许德仕的首肯后,马兴田如愿娶到了许冬瑾,成为许家的“姑爷”。

对于马兴田来说,他算是“麻雀飞上枝头变”,人生的齿轮自此开始飞快转动。

3

成为许家女婿后,马兴田不再是打工人的身份,也当上了老板。

彼时,流沙中药市场是普宁最早的中药城,开有大大小小数百家中药店铺。

在老丈人的支持下,这对小夫妻婚后便在中药城内开了一家中药铺。

店铺既是许德仕送给马兴田的一份“嫁妆”,也是他事业的起步。

马兴田也争气,做事兢兢业业,对许家人又尊敬有加,逐渐融入到了许家。

1996年,马兴田瞅准机会,拿着店铺仅有的10万元资金囤积三七药材,赚了一笔横财,让许家对他刮目相看。

最神奇的是,就在这年,一直卧床不起的许德仕居然能下床走动了,有人忍不住说这是马兴田和许冬瑾结婚带来的“冲喜”。

这种坊间闲谈虽然只是“吉利话”,却让许家,尤其是许德仕异常欣喜。

于是,许德仕决定再送女婿一份“大礼”。

1997年,许家以马兴田和许冬瑾名义创立了康美药业。

其实,许家早就酝酿要以药厂正在研发的药物成立一家专门的药业公司,只是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代理人。

思来想去,能力出众的马兴田成了合适人选。

康美药业仅仅成立一年,便成功研发出利乐、诺莎的国家级新药,还同时被列入国家级科技项目,顺利通过了国家GMP认证。

严格来说,成立不到两年的康美,在当时的条件下是难以达标的。

要知道,GMP,中文含义是“良好生产规范”, 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为指导食物、药品、医疗产品生产和质量管理的法规,同时是一套适用于制药、食品等行业的强制性标准。

因为这些拿到批文的药品,康美迅速在市场站稳了脚跟,每年的营业额都超过了千万。

为了扶持自家的女婿,许家还动用了自己的社会资源,让马兴田获得第六届广东省优秀青年企业家等荣誉称号。

风光的是马兴田,但幕后得利的还是许家。

有着深厚海外资本背景的许家,真正目的是通过药业公司实现上市,这少不了资金支持,更少不了合适的站台人。

在许家的谋划下,康美不仅成为国内制定中药饮片小包装标准和中药饮片生产管理GMP标准,还是唯一参与商务部中药材等级分类标准制定的企业。

更不可思议的是,康美还是独家承担编制和运营国家发改委授权发布的中药材价格指数。

这么说吧,那时期的康美在中医药领域地位,就好比如今华为在通讯领域的地位。

这实在令人不解,一个仅仅创建了两年的私企,怎么就拿到了GMP认证?怎么就能代表国家制定中药价格指数呢?

没等人们反应过来,创业仅四年,靠着成立化学药生产基地并通过了GMP认证,再到购买专利研发新药,康美药业又顺利在上交所上市了。

4

上市后不久,依靠资本加持,康美又砸下重金建设药厂,将主营业务从西药转型到中药饮片。

随着康美中药小包装的横空出世,一举打破了“手抓称量”的中药传统,市值飙升数百亿,风头无二。

康美的业务也不再局限在药材研发,而是涉足药材种植、终端销售,其业务基本贯穿中医药的整条产业链,逐渐形成庞大的“康美医药帝国”。

公司业务蒸蒸日上,马兴田也先后获称“中国上市公司最佳CEO” “全国劳动模范”“中国十大工商英才” “中国医药年度人物” “最受尊敬上市公司领导者”……

此时的马兴田再也不是令人轻视的“赘婿”,已经摇身成为中国医药资本市场的大佬。

2008年,康美药业斥资三百万,邀请国民女神李冰冰和实力派演员任泉出演,并邀请歌唱家谭晶演唱,一起联合拍摄了之前提到的《康美之恋》MV。

唯美的画面和动人故事,让康美的影响力再度升温,随之股票也大涨,康美的市值一度飙升到了千亿。

但坊间对于康美的质疑之声,也开始出现。

2012年,一家名为“中能兴业”的公司向普宁市国土资源局举报,声称自己发现两块被康美药业用来发债和配股的土地存在大量“不合常理”的问题。

在此之前,《康美药业认股权和债券分离交易的可转换债券募集说明书》称,康美药业已取得普宁市政府核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普府国用2008第特00098号)项下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康美上市前发布配股说明书时,又提到了一个土地证号:普府国用(2010)第特02106。

可中能兴业对此提出,这两块地的批号,一个根本不存在,另一个早已作废,而这两块地正是支撑康美药业申请上市时申报的18.47亿利润总额。

显然,如果举报属实,那说明康美药业上市时提交的资料全系造假。

根据报道,康美不仅涉嫌造假上市,更在多个项目有作假行为。

可令人不解的是,当初帮助康美药业上市几家证券公司却主动站出来辟谣,在其研报中言之凿凿称“虚增的土地不成立”。

没等人们反应过来,国内中医药行业的知名企业贵州百灵、云南白药等多家企业又被人爆出了种种黑料。

舆论哗然的同时,对康美造假也被视为有人故意打压中医药行业,逐渐降温。

最终,这次举报在证监会一句简单的“勒令自查”后便不了了之。

甚至,即便隔一段时间便曝出康美药业涉嫌传销、假借制药的名头去经营地产以及不符合食品的安全标准等负面新闻,相关内容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始终没掀起多大风浪。

2013年,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以16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63名,惹出不少争议。

此时,看到连续的丑闻已经影响到康美的股价,马兴田随即打起了药房托管的主意。

他的想法很简单:通过“药房垄断”的新故事,让康美在资本市场重新受宠。

5

2014年1月开始,康美药业连发4则公告,宣布已与广东省普宁市等共81家医院签订药房托管协议,轰动一时。

这意味着,康美药业通过托管协议,实现了对这些医院药房的垄断。

在此期间,有不少合作医院的医护人员,挂出条幅反对康美对药房的垄断,可最后均都不了了之。

2015年,尝到“垄断”甜头的康美药业试点“智慧药房”,开始向医药O2O转型。

其实不管是药房垄断,还是所谓“医药O2O”,结果都是康美经营的药品成为这些合作医院唯一的采购来源,价格和质量也都是康美说了算。

正因如此,从2015年-2017年,康美药业营收连续实现净利27.57亿元、33.4亿元及41.01亿元,财报数字十分好看。

只是漂亮的数字背后,却藏着康美的肮脏做法。

为了降低成本,康美药业在马兴田的安排下,对进入市场的药品不断降低产品品质,甚至以次充好。

比如康美药业大肆宣传的“菊皇茶”,就多次在其菊花、人参等产品中查出违法添加行为、农药残留过量等情况,多次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处罚、通报。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明明是医药企业的康美,多次被人举报涉嫌通过传销获取非法收入。

有网友曾发帖称,康美在全国大肆搞“财富产品”传销活动。

康美在其广告中宣称,只要购买康美“财富产品”,缴纳13900元,就能获得等价的保健品、白酒、化妆品、净水机等产品的“占位”,随后每发展一个下线就能有几千元的提成,做到“高级经理”级别,日薪过万,做到“高级主任”,直接发奔驰轿车。

在康美铺天盖地的传销类广告轰炸下,有不少人信以为真,拿出全部积蓄要来康美买“占位”。

这期间,也有醒悟过来的人希望拿回自己的投资,却遭到康美的拒绝,也投诉无门。

在持续造假和不断进行的传销活动中,康美的收益却水涨船高。

2018年,康美药业股价迈向巅峰,市值高达千亿,马兴田家族的身家也随之暴涨到410亿元,名列胡润中国百富榜52位。

随后,马兴田将手中的股权几乎全部质押套现,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

在康美药业鼎盛时期,马兴田对着台下的镁光灯,斩钉截铁地说:

“一个企业的成功总是有很多很多因素。信用是企业的根本,更是民企的生命。”

这番自我表白听上去慷慨激昂,但业内人士对康美药业股价的“畸形繁荣”以及屡次被查却从未获罪,依然没有打消疑虑。

6

在康美股价不断飞升期间,就有多家媒体先后报道,康美药业从2000年至2015年,至少有五次因卷入贪腐案件,却不知为何没有被追查。

2018年10月,由于康美药业被媒体质疑其股东质押比例过高等问题,导致股价连续暴跌,并“失守”千亿市值大关,四天市值蒸发332亿元。

2018年12月,一篇由专业财经媒体刊发的文章,详细剖析了康美财务令人疑惑的问题。

文章指出,康美公布的财报显示,企业账面始终有三百多亿现金可以使用,可康美偏偏还在大量贷款,直接债务就高达数百亿。

而且,康美药业自从上市后就不断融资,2015到2017年累计融资至少900亿元。

奇怪的是,这些融资很少涉及具体项目,都是与某某市政府、某医药机构签约新闻……

换句话说,这些项目很可能只是掩人耳目,至于资金是不是真的用于项目建设,谁也不知道。

受到这些新闻的影响,不断上涨的康美药业成了多个明星基金的重仓股,被股民追捧。

好笑的是,如此效益奇高的上市企业,自家的财报又极为不严谨。

一句话,康美药业的财报显示出明显的存贷双高现象。

比如2017年,公司账上说有现金341亿,利息收入2.69亿,相当于0.7%的收益,但同一年呢,他们还用各种方式融资340亿,平均利息8%。

这意味着,康美明明什么投资都没有进行,却莫名其妙亏了24亿。

文章点明,康美在自己明明不差钱的情况下,非要通过贷款再交高达十几亿的利息,显然不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文章最后结论就是:康美涉嫌财务造假。

消息传出后,康美的股价再度暴跌。

事情越闹越大,监管部门也不得不出面,让康美开始“自查”。

查来查去,康美居然说,只是“现金多算了299亿”而已。

按照康美药业发布的一份《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称,已对2017年报中包括货币资金、存货、营收等14项会计错误更正,尤其夸张的是,2017年货币资金多计算了299亿元。

这番说辞显然太荒唐,而且如此数额巨大的财务造假在A股市场上也极为罕见,惹来央视的《焦点访谈》和央视财经频道都专门跟进了此事。

于是,证监会不得不亲自下场。

2018年12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康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财务造假事件开始败露。

这一查不要紧:好家伙!康美这么多年原来一直是知假作假。

7

经证监会调查,从2016年至2018年,康美药业涉嫌虚开、篡改发票、伪造银行凭证、伪造定期存单等欺诈行为,3年虚增货币资金共计887亿元,虚增营收近300亿元,甚至连假发票都有15万张。

滑稽的是,这些问题竟然被康美药业全部以“会计差错”为由一笔带过。

与此同时,在媒体的追踪下,马兴田家族多次行贿事件也被曝光。

首先是康美当初能够上市,是由于马兴田贿赂了当时的证监会高官李量,才拿到了上市资格。

随后又通过贿赂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才拿到了相应的医药标准资质。

马兴田也是通过贿赂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才获得了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等政治身份。

此外,马兴田还曾行贿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为其企业违规贷款以及逃避追责提供帮助。

事实上,这些问题能逐渐浮出水面,其实也是由于这些昔日“保护伞”的倒台所致。

至于当初有多少是许家行为,又有多少是马兴田亲自所为,都不重要了。

连续的追问和曝料,让靠着造假搭建起来的“康美帝国”岌岌可危。

可故事还没完,2019年4月30日,康美药业“失踪的300亿资金”又一次炸响A市场。

当天,迫于财报公布周期临近,康美药业再次发布了高达近300亿的“会计差错”。

这笔 “差错”有多严重呢?300亿……这已经超过A股九成多上市公司的市值了。

随后,康美药业股价一路跌停,几乎成为垃圾股。

虽然马兴田又赶紧站出来进行了一系列解释和表白,但已经晚了。

2020年7月9日,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2021年年底,一审判决公布,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案判处有期徒刑12年,处罚人民币120万元。

马兴田是进去“踩缝纫机”了,可罚100多万元是不是有些少了?

而且,他的家族这么多年从康美捞取的巨额财富究竟去了哪里呢?

可以肯定的是,因为马兴田这位“好爸爸”,他的三位子女成了这些财富最大获利者。

2018年10月,马兴田夫妇已经预感不妙,提前将家族最核心的资产——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悄悄转移到了子女手中。

除了这笔资产,三位子女也早就是身家过亿的超级富豪。

马兴田的大女儿马嘉霖,18岁时就突击买入大量盛讯达股票,以持股21.43%位列第二大股东。

盛讯达上市后,这位“天才股东”从这个项目套现1亿多元。

由于盛讯达宣布对股东信息保密,不肯说出马嘉霖的资金来源,也拒绝披露具体入股价格,使得当时媒体只能感慨其操作极为“神秘”和“蹊跷”。

马兴田的二儿子马嘉腾和姐姐套路如出一辙,2016年以6218万元入股了一家名为“趣炫网络”的拟上市公司,位列第三大股东。

只是炫趣网络从2016年准备上市,可始终未能如愿,还卷入了两款网游官司中。

不用替马嘉腾惋惜,他的名下还至少有担任股东的十家公司,同样资产过亿。

还有马兴田的小儿子马嘉骏,人称“Zun哥”。

他是国内跑车圈的有名“公子”,名下拥有的跑车总价值高达几个亿,车库停着全中国第一辆布加迪凯龙,还有价格高达3000万的帕加尼,至于兰博基尼雷文顿,一买就是两台。

毫无疑问,马家子女赚取和挥霍的资金中,几乎都是来自股民以及传销受害者。

而他们的父母又将其大部分钱财用来行贿、做花账、做假账,不断在资本市场维持着骗局。

虽然相关涉案人员已相应地被处以有期徒刑和罚金,但破产重组的康美药业,如今只是一具被榨干的空壳,马家夫妇骗取的资金也早已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转给了自己的子女。

从法律层面来说,这些钱也很难从其子女身上拿回,实在令人感觉有些不公平。

对那些资本市场违法犯罪行为,永远只能“零容忍”。

唯有如此,才能真正促进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切实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不再让马兴田这样的“骗子玩家”继续得逞。



相关资讯